酉阳杂俎

出版时间:2012-8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作者:段成式  页数:98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酉阳杂俎》唐段成式撰,曹中孚校点。前集二十卷,续集十卷,在唐人笔记中是一部别具特色的重要作品。此书分门别类辑事,鲁迅先生称其记录秘书、叙述异事,仙佛人鬼,乃至动植物,无所不包,以类分别,犹如类书。千百年来,此书为世人所重,资料颇具研究价值。美国东方学者劳费尔和英国李约瑟博士分别在他们的科技著作《中国伊朗编·阿月浑子》和《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征引了本书。本书有《四部丛刊》本、《学津讨原》本、《津逮秘书》本、《稗海》本等等,诸种版本中,以《四部丛刊》本为最早,影印明万历三十五年李云鹄本,而《学津讨原》本最为完备。今以《学津讨原》本为底本标校,参校他本。

作者简介

作者:(唐朝)段成式

书籍目录

酉阳杂俎序 前集卷一 忠志 礼异 天咫 前集卷二 玉格 壶史 前集卷三 贝编 前集卷四 境异 喜兆 祸兆 物革 前集卷五 诡习 怪术 前集卷六 艺绝 器奇 乐 前集卷七 酒食 医 前集卷八 黥 雷 梦 前集卷九 事感 盗侠 前集卷十 物异 前集卷十一 广知 前集卷十二 语资 前集卷十三 冥迹 尸穸 前集卷十四 诺皋记上 前集卷十五 诺皋记下 前集卷十六 广动植之一 羽篇 毛篇 前集卷十七 广动植之二 鳞介篇 虫篇 前集卷十八 广动植之三 木篇 前集卷十九 广动植之四 草篇 前集卷二十 肉攫部 续集卷一 支诺皋上 续集卷二 支诺皋中 续集卷三 支诺皋下 续集卷四 贬误 续集卷五 寺塔记上 续集卷六 寺塔记下 续集卷七 金刚经鸠异 续集卷八 支动 续集卷九 支植上 续集卷十 支植下

章节摘录

版权页:   梁宴魏使,魏肇师举酒劝陈昭曰:“此席以后,便与卿少时阻阔,念此甚以凄眷。”昭曰:“我钦仰名贤,亦何已也。路中都不尽深心,便复乖隔,泫叹如何!”俄而酒至鹦鹉杯,徐君房饮不尽,属肇师,肇师日:“海蠡蜿蜒,尾翅皆张。非独为玩好,亦所以为罚,卿今日真不得辞责。”信曰:“庶子好为术数。”遂命更满酌。君房谓信曰:“相持何乃急?”肇师曰:“此谓直道而行,乃非豆萁之喻。”君房乃覆碗。信谓瑾、肇师曰:“适信家饷致濡酥酒数器,泥封全,但不知其味若为。必不敢先尝,谨当奉荐。”肇师曰:“每有珍藏,多相费累,顾更以多惭。” 宁王尝猎于鄠县界,搜林,忽见草中一柜,扃锁甚固。王命发视之,乃一少女也。问其所自,女言姓莫氏,父亦曾作仕,叔伯庄居。昨夜遇光火贼,贼中二人是僧,因劫某至此。含嚬上诉,冶态横生。王惊悦之,乃载以后乘。时慕荦者方生获一熊,置柜中,如旧锁之。时上方求极色,王以莫氏衣冠子女,即日表上之,具其所由。上令充才人。经三日,京兆奏鄂县食店有僧二人,以钱一万,独赁店一日一夜,言作法事,唯舁一柜人店中。夜久,膈膊有声。店户人怪日出不启门,撤户视之,有熊冲人走出,二僧已死,骸骨悉露。上知之,大笑,书报宁王:“宁哥大能处置此僧也。”莫才人能为秦声,当时号“莫才人啭”焉。 一行公本不解弈,因会燕公宅,观王积薪棋一局,遂与之敌,笑谓燕公曰:“此但争先耳,若念贫道四句乘除语,则人人为国手。” 晋罗什与人棋,拾敌死子,空处如龙凤形。或言王积薪对玄宗棋局毕,悉持一日时出。 黄□儿矮陋机惠,玄宗常凭之行,问外间事,动有锡赉,号曰肉杌。一日入迟,上怪之,对曰:“今日雨淖,向逢捕贼官与臣争道,臣掀之坠马。”因下阶叩头。上曰:“外无奏,汝无惧。”复凭之。有顷,京兆上表论,上即叱出,令杖杀焉。

编辑推荐

《酉阳杂俎》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酉阳杂俎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83条)

 
 

  •     找了很久找不到,终于等到了!《酉阳杂俎》前集20卷共30篇,续集10卷共6篇。撰者段成式(803~863)。唐代小说家、骈文家。字柯古。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人。所记有仙佛鬼怪、人事以至动物、植物、酒食、寺庙等等,分类编录,一部分内容属志怪传奇类,另一些记载各地与异域珍异之物。其所记述,或采缉旧闻,或出自己撰,“多诡怪不经之谈,荒渺无稽之物,而遗文秘籍,亦往往错出其中,故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徵引”(《四库全书总目》)。其中不少篇目颇为隐僻诡异,如记道术的叫《壶史》,钞佛书的叫《贝编》,述丧葬的叫《尸穸》,志怪异的叫《诺皋记》等等。续集中有《寺塔记》2卷,详述长安诸佛寺的建筑、壁画等情况,保存了许多珍贵史料,每为后代编长安史志者所取资。
  •     书是大开本的,印刷也不错,不过只有原文,无注释,出这样的书出版社貌似还是比较省力的,只要从故纸堆中翻出老书,原文录入即可。
  •     现在这本书本来就已经很难找到了……这本还是没有翻译版的(带翻译版的总觉得很恶心啊……)很好……不过要是有注的话会更好……不过还是很高兴啦
  •     我经常觉得一个人读书不能读迂,精且应该杂,术业固然有专攻,但是只专的话人生就没了乐趣。所以读这种书,写这种书,人生才有意思。
  •     纸张和内容是无可置疑的。排版实在是太密了,读起来累。虽说遵从原本不妄加小标题,但某一相似之若干段后,若能空出一行,阅读就轻松了。最糟糕的是每页纸的边角都有一朵大大的清晰的3cm*3cm水印花,影响4行字的阅读,也破坏留白的美感。害得写些尾注都显得更加压抑。
  •     书是塑封的很不错 但是我请求卓越你们包书的时候能不能把手洗干净啊 这么白白净净的书上面一个脏爪印 俺小心翼翼地用橡皮擦了很久啊 本来拿着还以为是塑封上的印子 结果呢……
  •     总体还是不错的,这部书一直想看了。只是本书皆为文言文,看起来虽然费劲,但还是原汁原味。
  •     卓越送货挺快,态度好。肯定。卓越介绍里说书是16开,其实就是比32开本大一点点。这本书和“历代笔记小说大观”的套书,纸张洁白,稍厚,印刷清晰。比起同是上海古籍的《阅微草堂笔记》,感觉好一些。如果是繁体竖排的应该更有味道,只能聊胜于无了。
  •     唐代志怪小说的经典之作,书的页面,字体大小,纸张都不错看着很舒服
  •     纸张还算好,印刷清晰,简体横排,上下左右空得有那么点多
  •     很好的书,因为很多志怪
  •     找了很久,很棒,就是排版有点密集,看久了头有点大。
  •     同时买了唐朝诡事录,结合看,一本奇书。
  •     很好的东西来,下次再来
  •     从昆山发货的,到无锡也就一天吧。但是就一层薄薄的塑料包装,还好里面有书的封装,不然就悲剧了。
  •     没有注释,看的很累。
  •     喜欢看些笔记体小说,这本还没细读,但是如果要是繁体竖版的就更好了
  •     还可以吧···寒假有时间了再看吧
  •     很有趣的書,送的很快!
  •     看评价也是都是好评才买,不过古文功力还不到不看注释和翻译就懂得的,所以还没开始看。
  •     酉阳杂俎 蛮好的蛮好的
  •     《酉阳杂俎》
  •     奇书,爱好猎奇的人不可不读
  •     好书,古本。。。
  •        很小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半夜醒来,看到一群快速跑动的老鼠,有一些甚至跳到我床上,我惊恐的开了灯,结果面前什么也没有。据说小孩子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甚至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接触鬼故事是从大孩子那里开始。夏天的晚上,一群孩子在村子里疯玩。完了大家聚在空地上开始讲神怪故事。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只记得有一只狐狸精色诱庙里的和尚,吃完后吐出骨头,在和尚的头上留下她美丽的红色印记;还有一个野人,吃了奶奶,然后化装成奶奶的样子回家和孙子呆在一块,夜晚他把吃剩下的手指咬的嘎嘎响。那几天,我常常会仔细端详自己的奶奶,看她是不是野人变的。
       十二三岁,在堂哥课本上看到一篇《宋定伯捉鬼》,出自列异传。然后看到了神往已久的《聊斋志异》,里面的神怪鬼妖,法术故事让我大饱口福。我觉得故事里的妖,鬼,动物都很单纯,有些人反而很坏。那时候我开始看鬼片,觉得惊悚刺激。不过看《人蛇大战》的时候,我很气愤:那些人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的把蛇搬上餐桌?在我眼里,复仇的巨蟒是个大英雄。
       后来开始学唯物论,就在我开始觉得自己一定会变成一个无神论者的时候,我看到韩寒的一段话,突然间,过去的一切涌入我的脑海,我觉得除我们居住的世界外还有一个世界,还有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事物在我们周围,以自己的模式活在另一个神奇世界。这段话是韩寒《一座城池》里说的“我从小就固执的认为,空间是固定的,而时间是抽象的。就是说,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有不同的事物和我们分享着不同的时间。我们是不能彼此看见的。”
       有些现象,科学无法做出解释,于是我们会转向宗教的解释。冥冥中,有一些神秘力量的存在。
       在中国,一种奇谲诡异,充满浪漫神秘色彩的文化一直传承下来。从《周易》到《搜神记》到《淮南子》再到《酉阳杂俎》.《西游记》,从阴阳家.风水师到奇门遁甲之术再到道教.佛教,人的好奇心,想象力得到满足与拓展,宗教信仰也逐步建立。鬼故事是孩子们的精神宝库。
       这依然是一个人.物.鬼.神.妖并存的世界,请用万物皆有灵性的眼光看世界,保持内心的一份敬畏。
  •       看这本书本身是抱着一种看志怪小说的轻松心情取来一阅的。
      谁知道,越看,越放不下了。
      如果说,这本是志怪小说,未免是小瞧了它。
      
      那发生在遥远的唐朝,各种各样的融合文化和奇闻异事,也许就曾真切的发生过。
      虽然简短,有些篇章也有传说的感觉……但是依然还是觉得真实。
      相比六朝,相比宋代至清的一些,
      酉阳 可信度还是非常之高。
      虽然有些还不能解释,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总会有一个真相的吧。
  •       收到豆丁网的邮件:
      豆丁由于接到上级部门通知,对小说、宗教、政治类文档将进行屏蔽,你上传的文档《段成式_酉阳杂俎》涉及此类,暂不予以发布。如果您是该文档的著作权人或者出版机构,请与豆丁机构合作部门联系发布(机构合作联系邮箱:bizdev@docin.com)。感谢您对豆丁网的支持!
  •       早到忘了什么时候看过这本书了,很吃力啊,得不停地查字典,翻其他参考书,很没面子,故事挺有趣,五迷三道的,本来是计划近期要买要看的,可是一翻竟然看过了,真的晕倒。里面有个饮血三升
  •       但最感兴趣的,是里面那个貌似月球人的故事。而且还直接道出了月球是个丸形,而且是反射太阳光。月影是低洼地型造成的。
      最令人震惊的是,还说月球上有成千上万的修理者。好像还说月球是合成的。难道是今天人们传说的,月球其实是智能生命制造的么?真有月球人么?
      这一点今天还无法证明,但如果有一天证明确实有月球智能生命,那么,这本唐人的书是很早的记载了。
      还有那个树林里的金背蛤蟆,看起来很像今天的飞碟的模样。难道唐朝就有了第三类接触么?
      总之,在唐朝那个文化和社会开放的时期,才会有这样的非主旋律非政治正确的博物博文的奇书出现啊。
      
  •       很早前就听闻这本书的大名。不止一次在各类小说类评论中出现过。一直没有耐性阅读。从买书到昨天,已经有三四个月了,昨天晚上终于读完。
      一方面,唐文言距离如今已久,阅读起来稍显吃力。一方面,每篇故事都极具浪漫色彩,阅读时心神往往为之所动。
      奇异的巧合,在段成式著书的约公元九世纪,日本处于平安时代,而那时也是妖魔年代。而同期的欧洲正处于“黑暗世纪”,妖巫之说也极为盛行。
      这仿佛不能统一的归于人类奇异的想像力。为什么在这同一时代,不同文件区域会出现极为相似的内容。
      很有趣。
      
      
  •       by 李敬泽
      
      
       我在谢弗的《撒马尔罕的金桃》中隐约看到《酉阳杂俎》,这部研究唐代外来文明的书灿烂、淫靡,书读完了,如夜宴散了,惨淡的白昼降临。
      (谁能把一部学术的书写得灿烂、淫靡?)
       《酉阳杂俎》散落在《撒马尔罕的金桃》的引文和脚注中,像一根细而长的金丝,在锦缎上闪烁不定。那时,在我的想象中,《酉阳杂俎》是一本秘密的书,它有一种魔鬼的性质,它无所不知,它收藏了所有黑暗、偏僻的知识。
       (我断定,王小波肯定读过《酉阳杂俎》,我甚至看见,在博尔赫斯的图书馆里,在月光伸不到的角落, 也有一本《酉阳杂俎》。)
       后来我得到了这本书,但那是铅字横排本,一种大众的、工业的气息损伤了它的魔力,这不是魔鬼的书,而是公司职员或公务员的书。所以,我的梦想之一就是拥有一部明版的《酉阳杂俎》,借着昏黄的烛光读,同时风雨敲窗。
       (矫情而且腐朽。)
       于是,你就感到世界多么广大深微,风中有无数秘密的、神奇的消息在暗自流传,在人与物与天之间,什么事是曾经发生的?什么事是我们知道的或不知道的?
       比如,盐的知识:
       昆吾陆盐周十余里,无水,自生末盐,月满则如积雪,味甘;月亏则如薄霜,味苦;月尽则全尽。
       (我们在品尝月光吗?)
       比如,关于一种遥远的树:
       大食西南二千里有国,山谷间树枝上,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语。人借问,笑而已,频笑辄落。
      (大食为古阿拉伯,西南两千里应是非洲,如花的脸挂满树梢,他们在银子一般的笑声中飘落。)
      比如,关于老虎的死亡:
       虎初死,记其头所藉处,候月黑夜掘之。深二尺当得物如琥珀,盖虎目光沦入地所为也。
       (老虎绝望的目光凝固为物质,金黄、透明。)
       ——所有诸如此类的知识都透露了世界的某种不为人知的本质,这种本质在此时已经消散。
       鲁迅读过《酉阳杂俎》,他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写道:此书"或录秘书,或叙异事,仙佛人鬼,以至动植,弥不毕载,以类相聚,有如类书。虽源或出于张华《博物志》,而在唐时,则犹独创之作?
       (《故事新编》中那颗令人惊骇的人头在古中国的夜空中飞翔,《酉阳杂俎》载:"晋朱桓有一婢,其头夜飞。"那女子一定有飘逸的长发。)
       “类书”,一般的解释是古代中国的“百科全书”。但两者形式上或有相似,基本精神却判然有别,百科全书意在"启蒙",用理性对世界进行澄清、整理,而类书则汇集所有的奇谈怪论和奇思妙想,所有的猜测、幻觉、传言和胡说。百科全书是"正确"的,它已经照耀全世界,但是,正确的生活是贫瘠的生活,正如正确的头脑是无趣的头脑,类书所保存的世界仍在理性的背面浮动,容纳人类千变万化、无穷无尽的错误。
       (两部著名的类书:《太平广记》和《太平御览》是由宋太宗倡议编纂的,我因此对该皇帝怀有敬意,他 对人类生活的复杂性有着宽阔明智的理解。)
       本雅明曾梦想撰写一部全由引文构成的书,而类书正是引文之书。但编纂类书通常是浩大的集体工程,在官方组织下,一群饱学之士从所有的书中搜捡只言片语、零砖剩瓦,然后构筑一个所指涣散的宏大文本。
       而《酉阳杂俎》却由一人独自完成,他是段成式,生当残阳如血的晚唐,当过秘书省校书郎,官至太常少卿,得以浏览浩瀚的皇家藏书,又因为迭任刺史,行万里路,想必听了无数奇闻异事、流言蜚语。那时,类书的概念尚未形成,他只是怀有一种荒唐的激情,在他的想象中,许许多多的古时圣贤、后世大儒和史学家,他们在共同撰写一部大书,在这部书中阐述和描绘人类在白天、在阳光下的清醒生活,但是,他将在这部书的背面全面记录人的黑夜,黑夜的美妙、迷狂、恐怖和神秘,人在黑夜里放纵的怪癖……
       (中国散文的这一脉,现代以来早已丢失殆尽,如今居然有人告诫你散文不能虚构,他们没读过《庄子》吗?)
       所以,《酉阳杂俎》是黑夜之书。
       作为类书,《酉阳杂俎》并不纯正,其中有大量个人创作的成分,即使是引文也经过了段成式的重述。一千多年前的夜里,这个人卧于榻上,他似乎沉于幽蓝的水底,他透过荡漾的水凝望星空,每当一颗流星划过,他就翻身而起,匆匆写下几行字,然后把字条纳入一个五彩斑斓的锦囊……
       (段成式有点像现代的网民。)
       然后,在2002年的一个夜晚,我看到另一个唐朝,唐朝背面的唐朝。
       ——一个狂热、刚猛的诗歌爱好者在身上刺满了白居易的诗篇和插图:
       荆州街子葛清,勇不肤挠,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舍人诗。成式尝于荆客陈至呼观之,令其自解,背上亦能暗记。反手指其札处,至"不是此花偏爱菊",则有一人持杯临菊丛。又"黄夹缬林寒有叶",则指一树,树上挂缬,缬窠锁胜绝细。凡刻三十余首,体无完肤。
       (啥是“cool”啊,这就是了。)
       ——据说,地里的瓜是忌香气的,因此一场巨大的瓜灾发生了:
       郑注大和初赴职河中,姬妾百余尽骑,香气数里,逆于人鼻。是岁自京至河中所过路,瓜尽死,一蒂不获。
       (疯狂的香,瓜因窒息而死。)
       ——黄昏,一个女人被怪物吞噬了头颅:
      柳氏露坐逐凉,有胡蜂绕其首面,柳氏以扇击堕地,乃胡桃也。柳氏遽取玩之掌中,遂长,初如拳、如碗,惊顾之际,已如盘矣。曝然分为两扇,空中轮转,声如分蜂,忽合于柳氏首。柳氏碎首,齿着于树。
       ("齿着于树"!想想吧,想想吧。)
      
  •       成书年代是一个神秘大发现时代,也就是李敬泽所言“撒马尔罕的金桃”遍地栽的年代。东方的,西方的,大食的甚至还有月球的鬼怪异事无所不包,许多具有“学术”参考价值。
      
      建议大气物理学家与研究“球状闪电”的气象武器专家关注这一条:
      柳氏露坐逐凉,有胡蜂绕其首面,柳氏以扇击堕地,乃胡桃也。柳氏遽取玩之掌中,遂长,初如拳、如碗,惊顾之际,已如盘矣。曝然分为两扇,空中轮转,声如分蜂,忽合于柳氏首。柳氏碎首,齿着于树。
      
      刑侦专家应该开足马力研究“狼筋”(郎巾)这一新型测谎议的具体构造与工作原理。
      
      考古学家与摸金校尉有福了,下面这一条讯息与你们的行业休戚相关:
      古冢西去庄十里,极高大,入松林二百步方至墓。墓侧有碑,断倒草中,字磨灭不可读。初,旁掘数十丈,遇一石门,固以铁汁,累日洋粪沃之方开。开时箭出如雨,射杀数人。众惧欲出,某审无他,必机关耳,乃令投石其中。每投箭辄出,投十余石,箭不复发,因列炬而入。至开第二重门,有木人数十,张目运剑,又伤数人。众以棒击之,兵仗悉落。四壁各画兵卫之像。南壁有大漆棺,悬以铁索,其下金玉珠玑堆集。众惧,未即掠之。棺两角忽飒飒风起,有沙迸扑人面。须臾风甚,沙出如注,遂没至膝,众皆恐走。比出,门已塞。
      
      对“赶尸”与“神行太保”感兴趣的朋友可能会喜欢“君受我料理,可倍行数百”的那则故事。
      
      大韩民国的国民可以狂欢了,贵国终于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传说野史,这里为你们找到了言辞凿凿的记录:
      大定初,有士人随新罗使,风吹至一处,人皆长须,语与唐言通,号长须国。人物茂盛,栋宇衣冠,稍异中国,地曰扶桑洲。其署官品,有正长、戢波、目役,岛逻等号。士人历谒数处,其国皆敬之。忽一日,有车马数十,言大王召客。行两日方至三大城,甲士守门焉。使者导士人入伏谒,殿宇高敞,仪卫如王者。见士人拜伏,小起,乃拜士人为司风长,兼驸马。其主甚美,有须数十根。
      虾国是也。
      
      最宝贵的一个发现是,原来大唐也有灰姑娘,她叫叶限,比安徒生还早好几百年呢。至今还活在广西壮族朋友的口头记忆里,叫《达伦和达架》。壮话中,达伦是最小的女儿,老闺女的意思,达架是孤女,特指死去的前妻的女儿。
      
  •       听说最近有本书叫唐朝的黑夜, 不知道是否忽悠了一些人来看酉阳杂俎, 估计他们都会失望, 酉阳杂俎讲故事的部分可能一半都不到, 段成式是一个杂家,酉阳杂俎是他的博物志, 真想看古代神秘事件的, 不如去看搜神记好咯.
  •       笔记小说看得多了,但是将笔记小说写得这么神奇的还没瞧见过几个。
      我惊叹他非人的想象力。
      
      老虎的眼珠可以凝成月光下的珍珠。
      
      枕边的侍婢,她的头颅可以在暗夜的长安自由飞翔。
      
      吴道子的地狱变,原来画圣的救赎是如此的惊悚。
      
      我常常想象着段仙人的背影,背着锦绣行囊,走在唐末的官道上,看着帝国的落日,轻轻叹息,然后沿途与樵夫,行客攀谈,录下一个个精彩的故事。
      
      从他的笔记小说中可以感受到盛唐的月光已经黯淡得只剩下烟云缭绕的回忆,余下沉沉暮气,
      唐末的烽烟已经冲向了天空,
      他在静谧地采折紫色睡莲,遥望着世俗风景,
      遗下长长的书卷。
      
      美得最静谧幽深的书——酉阳杂俎
  •        我要如何形容这寒冷,它就像是一枚疾病绑架了我的身体,我不得不在这个冬天里和它无耻的苟合在一起。
       我特别惧怕寒冷,因此一整个冬天都像是个病人一样将自己装进极厚的衣服里面。我非常的羡慕那些冬眠的动物啊,一觉醒来就是春天了,我每天睡觉前都要有这样的幻想。遗憾的是每天早晨我仍然要从伟大的温暖的被窝里面爬出来,去迎接那一个又一个卑鄙龌龊而又下贱的早晨。我痛恨冬天的早晨,很是痛恨,以至于我必须在这后面加一个表示程度的词。
       就是在这样的寒冷里,我读完了《酉阳杂俎》,一部黑暗而奇特的笔记小说。唐朝的高干子弟段成式写就了它,千年以后的我读起来都能够感觉到这个国家公务员的孤独之处。段成式是名副其实的高干子弟,曾祖父段志玄是唐朝的开国功臣,在凌烟阁排名第十。而段成式的父亲段文昌又历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后升任宰相。母亲也是唐宪宗时被刺杀的铁腕宰相武元衡之女。这样的世家背景让段成式过得很滋润,他对当官没有什么兴趣,是个彻头彻尾的神秘主义者,喜欢搜集和编写恐怖故事和八卦新闻之类的。如果生活在今天,绝对是大师级的网络写手。
       书里面呈现了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唐朝,那是独独属于黑夜的唐朝。有人的脑袋在暗夜里飞翔,有人在傍晚的时候被一枚不断膨胀的核桃给吞噬了。在一个叫昆吾的地方,月光是有味道的,月圆则甜,月缺则苦。有一棵树上像花朵一样开满了人的脑袋,见到你就会哈哈大笑,然后全部掉到地上。还有可以测谎的狼巾,可以让我们实现愿望的风狸杖。
       我躺在被窝里,窗外风雨交加。在千年以前的唐朝,也是在这样的夜晚吧,百般无聊的段先生如何度过那没有电视和电脑的漫漫长夜呢。我分明看到它就着昏暗的灯光在几案上奋笔疾书,从屋子外面渗进来的风让灯光飘摇,他的影子亦是动荡不安。那时候的笔记小说还是上不了台面的俗文学,因此我没有办法想到他和另外的鬼故事爱好者在寒夜里围炉清谈。因此他的孤独总是会在我的阅读过程中被渐渐放大,我以为这样奇诡而丰富的想象行为只可能在孤独的状态下才能被完成。即使他本人并不是一个孤独的人,就像我对饭饭的感觉一样。“她想写自己冻僵在雪地上,读者却看到一人好像舒服地躺在棉絮里(连岳)”。她为什么写自己冻僵在雪地里呢?因为她冷啊。还有我喜欢的热内导演,也是个想象力高手,奇特得很,像《黑店狂想曲》里面那些小发明,测试声音那个,自杀装置,还有分食人肉等等非常的诡异。给人黑色幽默的感觉,给人荒诞的感觉,完了之后我仍然觉得根源是孤独。
       在孤独里,我们度秒如年,然后我们发出哀嚎来。这哀嚎就是原始的想象力。
       有一天我听苏打绿的《小情歌》,我把歌词听成这样了: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的哀嚎
      
  •        记不清谁说过王小波肯定读过《酉阳杂俎》,有一天我翻开此书,发现自己只能附和这个断言。并且,我相信在我所知道的当代作者里头,至少四川那位似不写诗不写散文已久的钟鸣,准也读过。
       《酉阳杂俎》真是太好玩儿了。它写讨厌馥郁的瓜,被自京城到河中赴任的某人的百余姬妾的集体喷香熏得“尽死,一蒂不获”;它写一妒妇令人对家中妆容不错的婢女“刻其眉,以青填之”,将“纹眉”此一现代身体产业项目的滥觞拉到了古中国;它写“岭南溪洞中,往往有飞头者”,显得《东成西就》里唯留首级在人间的那位段王爷流于粗鄙;它写某地的盐巴“月满则如积雪,味甘;月亏则如薄霜,味苦”,“公然”挑战了我们的味觉常识;它写远方长在深谷的树“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语。人借问,笑而已,频笑辄落”,赫然一个“人面桃花”的诡异版;……“或录秘书,或叙异事,仙佛人鬼,以至动植,弥不毕载,以类相聚,有如类书”,《中国小说史略》里,鲁迅先生为《酉阳杂俎》辟了28篇内容中一篇的1/3强篇幅,而他的《铸剑》中,不也有两颗离了脖颈仍能活动自如,终于协力复仇、惩恶的神奇头颅?
       臆想、猜测、幻觉、流言、传说,《酉阳杂俎》是作者段成式乐此不疲的道听途说和“胡”言“乱”语,它好玩,但好玩不是它的全部,它展开狂想之翮,筑起一个飞扬超踔、青春气象之外的世界,一个因为兼杂了恐怖、奇诡和美妙倒也匹配于“大唐”的丰盛的世界,同时幽暗,斑斓,熠熠着。
       《酉阳杂俎》之风格特色,鲁迅先生评得言简意赅——“幽涩繁褥”。
       用书里那些小离奇、小偏僻、小荒唐、小骇人来消磨漫漫车途是个不错的选择,无需连贯阅读尽可以信手翻之,“拈”到什么算什么,然后,借着某一则所导致的非理性及迷离眼神,难说就把窗外不远处凌空越过的那架飞机化作了一只庞大的异兽,认定其有“尺木”,能升天。
      
       P.S.
       所谓“校点”,粗疏了。
  •       酉阳杂俎里的故事与其说诡秘,但是大部分,不如说是浪漫。譬如,名招潮蟹为寄剑,形象的表述非常确切,另一方面也很文雅,同时还有一分侠义之气,听来似乎平平淡淡,但是细思量还是非常有味道。
      
      寄剑同一篇,或者附近一篇,还写了猷蠓,曰其大者能与虎相搏。虽明知其非,却也不敢立即驳斥,焉知唐朝的螃蟹就只能如现在的一般大呢?
      
      这里所摘得,是里面最角落里最细微的片段,却也被写的如此有情趣,可见作者是非常浪漫的一个人。我想,浪漫,也是唐朝整个朝代的气质之一吧。
  •       读这本书,我第一次感觉到千年之前的古人跟自己的共鸣。要是段成式复生,我当引以为知己好友。
      
      段成式一生平淡安逸,是读书人最理想最羡慕的生活状态了吧;在这平淡安逸中,他津津有味地收集着各种诡秘的传说,仿佛蠹鱼悠然自得地畅游于书海,自得其乐。
      
      同时他又是认真的。有时候他记录的是亲身经历,有时候是自己的观察,有时候则是道听途说,但凡是书中所记录的故事,他并不以为虚妄。只是他懒得费那心思去一一考证,一一实验。这正是书虫的认真。
      
      作为书虫,我们哪里有时间对书中的东西一一考证鉴定呢?顶多拣一两样有意思的来试试便罢,还是抓紧时间读书要紧啊。
  •       参考天涯: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13489.shtml
      
      一、《酉阳杂俎》简介
      
      唐代笔记小说集。撰者段成式(803~863)。唐代小说家、骈文家。字柯古。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人。父文昌,官至宰相。段成式以荫入官,为秘书省校书郎,累迁至吉州刺史,终太常少卿。所著以笔记小说集《酉阳杂俎》最著名。又与李商隐、温庭筠均长于以四六体写章奏等公文,因三人排行均为第十六,时号“三十六体”。也能诗,但无甚特色。《新唐书·艺文志》著录段成式《庐陵官下记》2卷,已佚,《说郛》辑得佚文60余则。《全唐文》收其文16篇,《全唐诗》存其诗1卷及联句多篇。
      《酉阳杂俎》,酉阳,即小酉山(在今湖南沅陵),相传山下有石穴,中藏书千卷。秦时有人避乱隐居学习于此。梁元帝为湘东王时,镇荆州,好聚书,赋有“访酉阳之逸典”语。《新唐书·段成式传》称段成式“博学强记,多奇篇秘籍”,因而以家藏秘籍与酉阳逸典相比。其书内容又广泛驳杂,故以《酉阳杂俎》为名。
      《酉阳杂俎》前集20卷共30篇,续集10卷共6篇。所记有仙佛鬼怪、人事以至动物、植物、酒食、寺庙等等,分类编录,一部分内容属志怪传奇类,另一些记载各地与异域珍异之物,与晋张华《博物志》相类。其所记述,或采缉旧闻,或出自己撰,“多诡怪不经之谈,荒渺无稽之物,而遗文秘籍,亦往往错出其中,故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四库全书总目》)。其中不少篇目颇为隐僻诡异,如记道术的叫《□史》,钞佛书的叫《贝编》,述丧葬的叫《尸穸》,志怪异的叫《诺皋记》等等。续集中有《寺塔记》2卷,详述长安诸佛寺的建筑、壁画等情况,保存了许多珍贵史料,每为后代编长安史志者所取资。
      有《津逮秘书》、《学津讨原》、《湖北先正遗书》、《四部丛刊》影印明刊本等,均为30卷。
      
      二、笔记:
      
      高祖少神勇。隋末,尝以十二人破草贼号无端儿数万,又龙门战,尽一房[1]箭,中八十人。
      [1]一房,尤一函。[按此处可深入,即:一函箭究竟多少支?历代有无变化?]
      
      太宗虬须,尝戏张弓挂矢,好用四羽大笴[2],长常箭一肤[3],射洞门阖。
      [2]笴,音葛,箭。
      [3]肤,通扶,古代度量单位,并四指宽为一肤。[按此处可深入,以肤为单位源于何时?又如何起源?]
      此条似意为,唐太宗以胡须为弓弦射箭。
      
      
      骨利干国献马百疋,十疋尤骏。上为制名决波騟者,近后足有距[4],走历门三限[5]不踬,上尤惜之。隋内库有交臂玉猿,二臂相贯如连环。将表其辔。上后尝骑与侍臣游,恶其饰,以鞭击碎之(一曰文皇御制十骏名)。
      [4]距,雄鸡爪子后面突出像脚趾的部分。此处借以指马。
      [5]限即门槛。走历三限,未知为门槛三倍于常,或是指连跨三道门槛。
      [按此处可深入,骨利干国为何国?]
      
      贞观中,忽有白鹊构巢于寝殿前槐树上。其巢合欢[6]如腰鼓,左右拜舞称贺。上曰:“我尝笑隋炀帝好祥瑞。瑞在得贤,此何足贺。”乃命毁其巢,鹊放于野外。
      [6]合欢指双巢合一。
      
      则天初诞之夕,雌雉皆雊[7]。右手中指有黑毫,左旋如黑子,引之尺余。
      [7]雊,音购。雉鸡叫。
      
      中宗景龙中,召学士赐猎,作吐陪行[8],前方后圆也。有二大雕,上仰望之。有放挫啼[9]曰:“臣能取之。”乃悬死鼠于鸢足,联其目[10],放而钓焉。二雕果击于鸢盘[11]。狡兔起前,上举挝击毙之。帝称那庚[12],从臣皆呼万岁。
      [按,此条难解。[8][9][10][11]可参此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193614/ ]
      [12]那庚,唐代外来语,怎样,如何。
      
      三月三日,赐侍臣细柳圈,言带之免虿毒[1]。
      [1]细柳圈:当代民俗学认定唐代风俗三月三日佩细柳圈谓可免虿毒,依据主要即来自《酉阳杂俎》本条。《新唐书·文艺传中·李适传》说细柳圈避疠:“春幸棃园并渭水祓除,则赐细柳圈辟疠。”还有插柳之俗,乾隆山西《武乡县志》说,三月三日“士人取柳枝遍插墙壁间,谓之驱毒蝎”。俞平伯《与绍原论祓》亦论此风俗:“(五)以器具祓——这是想实实在在把不祥扫去,或者使它自然躲避。例如您所引《兢渡记》:“船底在水中,用白茅从首至尾,顺拂一过。“”桃符能杀百鬼,乃禳灾之具。”这都是实实在在用桃符白茅把不祥轰走。更有一种“厌胜”,乃是应用相生相克之理,使它自然不会作祟。其例证亦复繁多,兹随便引一个:《酉阳杂俎》上说:‘三月三日赐侍臣细柳圈,云带之免虿毒。’细柳圈虽不能积极的把虿毒驱走,而你如带裹上,那它自然不会来找你了,这是一种消极的抵抗。”
      
      寒食日[1],赐侍臣帖彩球[2],绣草宣台[3]。
      [1]寒食:寒食在清明前一日或二日。相传春秋时晋文公负其功臣介之推。介愤而隐于绵山。文公悔悟,烧山逼令出仕,之推抱树焚死。人民同情介之推的遭遇,相约于其忌日禁火冷食,以为悼念。以后相沿成俗,谓之寒食。按,《周礼·秋官·司烜氏》“中春以木鐸修火禁於国中”,则禁火为周的旧制。汉刘向《别录》有“寒食蹋蹴”的记述,与介之推死事无关;晋陆翽《邺中记》、《后汉书·周举传》等始附会为介之推事。寒食日有在春、在冬、在夏诸说,惟在春之说为后世所沿袭。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造餳大麦粥。”唐韩翃《寒食》诗:“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元仙村人《春日田园杂兴》诗:“村村寒食近,插柳遍檐牙。”清吴兰修《黄竹子传》:“临行,﹝竹子﹞执生手曰:‘此归又罹虎口!若得了儂业债,则寒食梨花,求麦饭一盂、纸钱一束,上真孃墓一弔;薄命人死无恨耳!’”又,有的地区亦称清明为寒食。明张煌言《舟次清明拈得青字》诗:“欲隐尚违惭介子,年年寒食卧江汀。”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清明》:“清明即寒食,又曰禁烟节。古人最重之,今人不为节,但儿童戴柳祭扫坟塋而已。”郁达夫《钓台的春昼》:“绕了一个大弯,赶到故乡,却正好还在清明寒食的节前。”参阅《太平御览》卷三十、宋洪迈 《容斋三笔·介推寒食》、清袁枚《随园随笔·寒食不必清明》。
      [2]帖彩球:唐代蹴鞠所用的球多用牛皮缝成,内实绒绵之类,亦有用布绒为球皮者,寒食时,人们往往把球装饰得更加五彩缤纷,或贴上形色,或绣上花案,并且相互赠送。在朝廷,由少府中尚署负责制作球,寒食节进上,《新唐书‧百官志》就有“寒食、献球”的记载;而皇家也每年保留着寒食日赐侍臣帖彩球的习俗。在民间,人们各持彩球、百花玩耍,形成一种节日标志。
      [3]绣草宣台:??????????????????
      
      立春日,赐侍臣彩花树[1]。
      [1]彩花树:剪彩纸为花。纸花挂于真树或假树不详。唐.刘宪《奉和立春日内出彩花树应制》:“禁苑韶年此日归,东郊道上转青旂。柳色梅芳何处所,风前雪里觅芳菲。开冰池内鱼新跃,剪彩花间燕始飞。欲识王游布阳气,为观天藻竞春晖。”
      
      腊日,赐北门学士口脂[1],蜡脂[2],盛以碧镂牙筒[3]。
      [1]
      [2]
      [3]
      
      玄宗,禁中尝称阿瞒,亦称鸦。寿安公主,曹野那姬所生也。以其九月而诞,遂不出降[13]。常令衣道服,主香火。小字虫娘,上呼为师娘。为太上皇时,代宗起居,上曰:“汝在东宫,甚有令名。”因指寿安,“虫娘为鸦女,汝后与一名号。”及代宗在灵武,遂令苏澄尚之,封寿安焉。
      [13]出降,皇帝女儿出嫁曰出降。《新唐書》卷八十三《諸帝公主傳·壽安公主》:“壽安公主,曹野那姬所生。孕九月而育,帝惡之,詔衣羽人服。代宗以廣平王入謁,帝字呼主曰:‘蟲娘,汝後可與名。’王在靈州,請封,下嫁蘇發。”《唐會要》卷六《公主》記玄宗三十女,“壽安,降蘇發。”《酉陽雜俎》作蘇澄,誤。(罗宁《<廬陵官下記>輯考》)
      
      安禄山恩宠莫比,锡赍无数。其所赐品目有:桑落酒[14]阔尾羊[15]窟利[16],马酪,音声人两部[17],音声人两部[18]、野猪鲊[19]、鲫鱼并鱠手刀子[20]、清酒[21],大锦[22],苏造真符宝舆[23],余甘煎[24],辽泽野鸡[25],五术汤[26],金石凌汤一剂[27]及药童昔贤子就宅煎[28],蒸梨[29],金平脱犀头匙箸[30],金银平脱隔馄饨盘[31],金花狮子瓶[32],平脱著足叠子[33],熟线绫接靴[33],金大脑盘[34],银平脱破觚[35],八角花乌屏风[36],银凿镂铁锁[37],帖白(一曰花)檀香床[38],绿白平细背席[39],绣鹅毛毡兼令瑶令光就宅张设[40],金鸾紫罗绯罗立马宝[41],鸡袍[42],龙须夹帖[43],八斗金渡银酒瓮银瓶平脱掏魁织锦筐[44],银笊篱[45],银平脱食台盘[46],油画食藏[47],又贵妃赐禄山金平脱装具玉合[48],金平脱铁面碗[49]。
      [按,此条名物难考,该书断句讹误实多。上引为该书版本]
      [14]该书原文“桑落酒阔尾羊窟利”可能实为三物(或有羊窟利)。桑落酒,我国传统的历史名酒,产于永济市。永济古称“河东”“阿中”“蒲州”。据文献记载:“北魏,河东郡多流离,谓之徙民。民有姓刘名白堕者,宿擅工酿,采挹河流,酿成芳酎,悬食同枯枝之年,排干桑落之辰,故酒得其名,最佳酌矣。”距今已有1600年的历史。但当时桑落酒还不是蒸馏酒。宋代曾列入御酒。南宋文学家朱弁在《曲洧旧闻》记述:“内中供御酒,盖用蒲州酒法也。太祖微时至蒲,饮其酒而甘,喜之。即位后,令蒲州进酿酒方,至今不改。”明代,其酒广为传颂,隆庆年间(1570年),冯时化曾将此酒录于《酒史》里:“桑落酒,河中桑落坊有井,每至桑落时,取其寒暄所得,以井水酿酒甚佳。庾信诗曰:‘蒲城桑落酒’是也。”在当时曾流传“不晨张弓挟刀,唯晨白堕春醪”’的歌谣,其典故是,由于河中流白堕酿的美酒,朝贵们不远千里相购,称该酒为“鹤觞”。这种传统名酒制法,到明末清初时就失传了。(引自百度百科)
      [15]阔尾羊,产于东亚。中古时代作家曾谓埃第亚伯(Ethiopia)阔尾羊,亦见於阿剌伯,与波斯之Kerman,以及东非诸部。Aelian,de Animal.nat《动物之自然分布》卷四页32,曾述及印度人之羊云:“其羊之尾,垂下至足……牧人割开牡羊之尾,取其流脂,然後缝之,绝无见出刀痕遗迹。”见McCiandle,Ancient India as Descrivbed by Ktesias.《Ktesias所记之古印度》)页38.Heroduts之书(卷三页113)曾述及阿剌伯之长尾羊。彼又述及另有阔尾羊者,其尾成四方形,[《东西洋考》卷十四(逸事考)引唐代之《方国志》云:“大食国,出胡羊(高三尺馀,其尾如扇,每岁春月割取腊,再缝合之,不取则胀死,见《方国志》。按大食有大尾羊,细毛薄皮,尾上旁广重一二十斤,行则以车载之,《唐书》谓之灵羊。”]参照Marco Polo《马可波罗游记》)卷一页99;Yule's Marco Polo (玉耳注《马可波罗游记》)卷一页101;以及Leo Africanus,Historie of Africa(《非洲史》)卷三页945(Hakl. Soc.辑版),并谓曾於埃及见一牡羊,其尾重八十磅!"(《诸蕃志注补》,第234页)对於此羊,《职方外纪》卷之三"利末亚总说"有载:"又产一异羊,甚钜,一尾便得数十斤,味最美."《酉阳杂俎》前集卷十六:"康居出大尾羊,尾上旁广,重十斤."明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卷九忽鲁谟斯:"灵羊,尾大者重二十馀斤,行则以车载尾."(以上说明引自网络,我没能看完)
      [16]窟利,不知何物。《朝野佥载》载:“唐天后中,尚食奉御张恩恭,进牛窟利上蚰蜒,大如箸。天后以玉合贮之,召思恭示曰:‘昨窟利上有此,极是毒物。近有鸡食乌百足虫忽死,开腹,中有蚰蜒一抄,诸虫并尽,此物不化。朕昨日以来意恶不能食。’”则窟利似应为牛身上产生的某种东西,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产于羊则可称“羊窟利”,产于阔尾羊则可称为“阔尾羊窟利”。暂莫能知。按《朝野佥载》此条从网上找到,断句亦错,“尚食奉御张恩恭进牛窟利上蚰蜒大如箸”应断为“尚食奉御张恩恭进牛窟利,上蚰蜒大如箸”,意为张恩恭献的牛窟利上有筷子那么大的一条蚰蜒。
      (待续)
  •       能考验校点者功力的,莫过笺注。但是这并不是说白文本就可以胡来,虽然看不懂可能是读者水平问题,但是造成了歧义和误解的错误太明显,没法看不出来。
      《酉阳杂俎》一书,叫好不叫座,历来好评如潮,但偏偏看不见近人笺注校注本,连较好的白文本都难数数见。齐鲁书社这个版本,装帧排版印刷都还不错,但是随便翻翻,还是发现一些错误。
      1页,“高祖少神勇。隋末,尝以十二人破草贼号无端儿数万,又龙门战,尽一房箭,中八十人。”“太宗虬须,尝戏张弓挂矢,好用四羽大笴,长常箭一肤,射洞门阖。”“上尝观渔于西宫,见鱼跃焉。问其故,渔者曰:‘此当乳也。’于是中网而止。”本为三条,该书合三为一。
      1页,“骨利干国献马百匹”与“隋内库有交臂玉猿”实为一条,该书分为二,“隋内库有交臂玉猿”句“将表其辔”因不知所云。
      85页,“南阳县民苏调女”条,断为“南阳县民苏调女,死三年,自开棺还家,言冥将吏畏。赤小豆、黄豆,死有持此二豆一石者,无复作苦。”应为“南阳县民苏调女,死三年,自开棺还家,言:冥将吏畏赤小豆、黄豆,死有持此二豆一石者,无复作苦。”随后即有“又言”句,不知点校者为何犯如此明显的错误。
      118页,“拥剑一螯极小以大者斗小者食”断为“拥剑,一螯,极小,以大者斗,小者食。”句意不可解。应为“拥剑,一螯极小,以大者斗,小者食。”真“夔一足”之误也。
      (陆续)
  •       比如,关于盐的知识:
      “昆吾陆盐周十余里,无水,自生末盐,月满则如积雪,味甘;月亏则如薄霜,味苦;月尽则全尽。”
      (李敬泽按:我们在品尝月光吗?)
      
      比如,关于一种遥远的树:
      “大食西南二千里有国,山谷间树枝上,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语。人借问,笑而已,频笑辄落。”
      (按:大食为古阿拉伯,西南两千里应是非洲,如花的脸挂满树梢,他们在银子一般的笑声中飘落。)
      
      比如,关于老虎的死亡:
      “虎初死,记其头所藉处,候月黑夜掘之。深二尺当得物如琥珀,盖虎目光沦入地所为也。”
      (按:老虎绝望的目光凝固为物质,金黄、透明。)
      
      比如,唐朝背面的唐朝,也就是《酉阳杂俎》作者段成式的唐朝:
      ——一个狂热的白居易诗歌爱好者:
      “荆州街子葛清,永不肤挠,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舍人诗。成式尝与荆客陈至呼观之,令其自解,背上亦能暗记。凡手指其札处,至‘不是此花偏爱菊’,则有一人持杯临菊丛。又‘黄夹缬林寒有叶’,则指一树,树上挂缬,缬窠锁胜绝细。凡刻三十余首,体无完肤。”
      
      ——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瓜灾,疯狂的香,瓜因窒息而死:
      “郑注大和初赴职河中,姬妾摆余尽骑,香气数里,逆于人鼻。是岁自京至河中所过路,瓜尽死,一蒂不获。”
      
      * 鲁迅于《中国小说史略》评《酉阳杂俎》云:
      此书“或录秘书,或叙异事,仙佛人鬼,以致动植,弥不毕载,以类相聚,有如类书。虽源或出于张华《博物志》,而在唐时,则犹独创之作。”
      
      石墙/http://blog.sina.com.cn/u/1492534280
  •       我本人不是中文专业,但是爱看各种笔记杂记,且特爱看聊斋。半本铸雪斋抄本聊斋基本上成就了我近体古文的功底(就因为那个版本没任何注释)。偶然翻到 这么一本可以说记载了中国古代小说源流集成的东西,当然是大喜过望。终于领悟到一个情节桥段的形成是多么的不容易,同时也为我们古人们的想象力击节赞叹。有空翻翻吧,特别是爱聊斋的人,看看有多少源流相同的,可真有意思。
  •     这个牛X,现如今禁唐朝小说~
  •     写得不错,方才看完此书。真乃奇才。古人真心碉堡
  •     酉阳杂俎 跟魔幻现实注意有联系吗
  •     这本书相当驳杂啊。我觉得讲刺青文化的很有趣
  •     写的真好,让人想读这本书。
  •     (两部著名的类书:《太平广记》和《太平御览》是由宋太宗倡议编纂的,我因此对该皇帝怀有敬意,他 对人类生活的复杂性有着宽阔明智的理解。)
    这话有黄仁宇老师的味道。
  •     最后一个故事太可怕。。。。。
  •     开头写的什么乱玩意。。
  •     虾国那个最有爱了
  •     那个是日本吧,扶桑州……虾夷人。新罗使节倒是常有的事情
  •     很有趣。我看到里面还有讲唐代刺青文化的。
  •     我完全同意,他是我们八卦帮的开山祖师爷,我到处寻找这本书,可哪都缺货, 莫非全国人民都发现了他的好,开始抢他了?不要啊,我很早就知道他了,拜托,让我买到酉阳杂俎吧。
  •     嘿嘿嘿 给你个链接
    我就买的这个: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5633944409
  •     已经开始笺注啦?
    尤其是古人那些名物考,很见功力哦。佩服佩服。
    恰巧此书刚刚买来,也在瞎翻。待发现问题,也来讨教则个啦。
  •     太好了,一起读吧,多交流讨论。小学太难,一个人搞不起来。
    上面的笔记其实也敷衍了事,例如第一条,我还想搞清唐代的“一房”箭到底是多少支,但是无论如何找不到资料。
    再看玉格、贝编、境异等章,有大量名物、风土内容,更是不知所云、也不知从何下手!国内好像也没有关于名物方面的辞典、百科,我只搜到扬之水有一本《古诗名物新证》,估计帮助也不会很大。
  •     老吕太强悍了!!!
  •     从网上找到的资料:
    这里的“一房”跟你住的房子没嘛关系,指的是“一函”,也就是装箭的匣子,按照唐时作战用箭的装法,一匣子箭为一百支。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13489.shtml
    以上是天涯的一个帖子,相当不错,推荐给楼主。应该有所帮助。
  •     啊,非常感谢!!!
  •     现在市场上只有这个版本...
  •     太平广记上也摘选了朝野佥载的那一条,认为窟利是肉干
  •     谢谢。后来在一本讲中国传统饮食的书上找到了解释.
  •     这时还作读书笔记啊
  •     自己做释,是个大工程,慢慢来吧。
  •     来坐组友的沙发:)
  •     哈哈,我坐板凳对谈!
  •     还是你读的精,逐字逐句.我是好读书不求甚解.
  •     看来你断句和我差不多呀,赞一个。
  •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     菠萝你也在看这书?
  •     这里也有故人呵呵,赞一把!
  •     最近魏风华出了白话本,叫唐朝的黑夜,虽然不完美,但总算是有人开始尝试了。
  •     要為呂老師呱唧呱唧,既然陸了就請續下去吧
  •     其实是续过一段的啊,Daneestone老师!!http://www.douban.com/note/150578877/
  •     是簡體字還是繁體字的?
  •     简
  •     謝謝 本來想買的,可是樓上說是簡體 就算了~
  •     呃,穷逼下载的电子版。
  •     大食应该是波斯。今伊朗。
  •     在哪里下载
  •     ……比聊斋难多了
  •       从魏晋以来的小说,如搜神记就已经蔚为大观了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7.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