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咒

出版时间:2008-11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作者:武箭  页数:268  
Tag标签:无  

前言

  穿越古已有之。  在《秦梦记》中,唐朝进士沈亚之就一梦穿到了春秋时期,在那里吟诗作赋,出谋划策,还作了秦穆公爱女弄玉的附马。沈公子YY的结果,便是给后人留下了一篇文辞优美的传奇。至于黄易先生是否因此受到启发写了《寻秦记》,尚待考证。  网络上的不少穿越文都喜欢回到清代,且一定要回到后宫去,令人深思。如果把古代的宫庭斗争和现代的职场角逐看作是一回事的话,足见现代社会的人际压力并不亚于古代,操作起来只怕更加复杂。早知如此,还不如回到更加独裁的,古代,只要皇帝喜欢,太后高兴就行了。后宫格局的叙事动力多少透着点对权力的祈盼和地位的崇尚,里面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却和历朝史书不约而同,读后令人战战兢兢,汗不改出。相比之下,我宁愿去读《孔雀东南飞》。一句“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显得既朴实又勇敢。如果穿越文学可以算作是民间文学的话,民间文学不该如此刻意模仿贵族文学。所以每当看到后宫格局一统天下,就知道我们的心灵其实离“自由”二字还遥远得很。穿越文真正需要的是表达艺术的权力,不是表达权力的艺术。  《三国咒》的穿越就妙在于它明明穿越了,却和三国里的王公贵族没什么关系。像曹丕、曹植这类大可YY的历史人物,我们的女主人公殷咛却完全没看上他们,没在他们身上浪费半点感情。非旦如此,连她写的诗都让曹植自愧不如。殷咛的身体算是回到了古代,她的自信、作派、乃至忧郁和记忆都绝对是现代人的。三国割锯而导致的战争暴力被完全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黑社会内部的残酷规则和性虐记录。那么穿越的动机便渐渐清晰了。殷咛和破(男主人公)要去古代,是为了逃避组织。因为“这个时空,早就出了组织的范围”。

内容概要

曾一度失传的《山云经》里记载:在1800年前的三国时代,有人曾在咒尸洞里,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气象纵横的古墓。在那座墓中,有一条回响着古代咒语的黑色长廊,只要用“鬼之眼”打开机关,就能找到这条神秘长廊。进入咒语长廊后的人,会回到这座墓刚刚建成的那个时间。然后,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在那个时空中生存下去,找到三张筮甲面具,在它们的指引下,获得一颗蕴藏神力的紫婴珠——吃下它的人将久生不死。

作者简介

武箭,千年古都西安人,精通诗词,文风潇洒明丽。在各大报刊杂志中发表有散文、杂文、诗词及中篇纪实文学。2008年发表第一部长篇作品《三国咒之江湖有贼》,立即受到网友追捧。作者在这部作品中展现了自己强大的驾驭文字与故事结构的功力,将夺宝、咒术、古墓、战争、盗术、历史、时空逆转,还有爱情——这些最能刺激读者阅读欲望的元素完美地结合与呈现。

书籍目录

序言楔子第一卷 盗可盗,非常盗 月黑风高杀人夜 老人、游戏、洞 玩具城里的秘密 恶夜前夕零落雨 古墓金殿生死劫 殿堂有人,身后有鬼 湿尸、鬼眼、长廊第二卷 鸣可鸣,非常鸣 麓泉之围 险道奇观水晶球 夜宴、阿紫、天机 美人如玉剑如虹 刀锋、神医、计 三人行之攻城策反 色诱红花为芳草 破城之战 暗流、情困、戏第三卷 巫云暗起 巫灵三界 故人相识落花楼 杀杜的猫 谋中谋 汗血之争 风起江湖云自涌 暗号、蜘蛛、鸟第四卷  狱底无疆 惊魇食色谷 黑魄游魂 迷云处处 夜探巫灵狱 情到迷时人自迷 越狱、水母、死灵棺第五卷 魇月心魔 冰杀 巫石奇境 死咒、蛛网、针 心有千千结 失忆、相许、伤 蛊心之谜 追情却殇尾声

章节摘录

  第一卷 盗可盗,非常盗  月黑风高杀人夜  蓦然一阵轻风,摇破了窗外的树荫,自浓绿处漏得几道闪烁的阳光,恍如一池碧波潋滟的光影,虽是短暂的一晃,却似惊扰了熟睡中的她,于是两弯闭合的睫毛轻轻一颤,再黑羽般地展开,露出了一双琥珀色的眸。  瞟了眼教室的窗外,她再次睡眼惺松地趴回臂弯,猫似地拱了拱,在课桌上换了一个更为慵懒的姿势,继续小睡。  头顶上的吊扇,正在热呼呼地旋转,将班主任的讲课声搅拌的多少有些失真,仿佛一声声的空谷回音:“这节课是我们高二年级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次总复习,现在,我们开始划重点,请打开课本到第三页……”  教室里立刻传来一片哗啦啦的翻书声,几乎所有人都在紧张地查找、划勾,只有她,还趴在那里,睡意正酣。  一阵手机的震动,突然自书包里闷声传出。  琥珀色的睡眸再次打开,晃一眼黑板前奋力疾书的班主任,她摸出手机,一条短信,赫然入目:“再睡下去,你这一季的外测考评就该彻底黑叉了。”  她无奈地闭了闭眼,转眸,再次瞥向二楼窗外那棵绿荫浓密的树。监视她的摄像头,一准就安在那儿。于是低头,拇指飞快地回复短信:“师兄,我们的那位校花,可是天天都在着缠我,要你的住址和电话。说说看,我会不会给呀?”  “威胁?”短信回了过来。  “我只想很好心地提醒一下你,如果这次某人被黑叉了的话,就很难说她会不会到处宣扬你的手机号码,卧室方位和最喜欢的底裤颜色了。”  手机上没再回来短信,直接来电振动了。  “丫头。”手机里递来了一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  “嗯。”琥珀般晶莹的眼,再度飞快地瞥了瞥黑板上那根正吱吱乱响的粉笔。  “明天晚上请你吃饭,怎么样?”  “不是吧?这么快就心虚了?拿出点胆色好不好?”她支起课本,将整个脑袋探低到了桌面下:“被女孩子倒追,好象始终都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吧?”  “恶心我?”  “呵呵,”她压低的声音里充满了恶意的调侃:“恶心?你不是刀枪不入、铁石心肠的嘛,上次在中银密库,把我丢在通风口里的是谁?”  手机那边的声息陡然一扼,随之静默。  心虚了?她微噙着冷笑想,等了等,对方出声,只好硬着头皮再问:“怎么,我有说错吗?”  她听出自己压低的声音里充满了犹豫。事实上,在潜意识里,她更希望对方能给出一个富有人情味的解释,无论逻辑是否合理。  可手机却在这时传来了一声淡笑:“我是扔下你自己跑路了,不过,以当时的处境,你要是我,会有其它选择吗?有逃生的机会却要和别人死在一起,你真会那么蠢?丫头,不要忘了,如何自保是我们受训时上的第一课。”  她顿时一噎,随即嘴角僵硬地抽了抽,讪讪道:“说的好,不愧是殷子枫。”  “过奖。那么,能问个问题吗?”  “问。”  “我最喜欢的底裤颜色是什么?”  “噢,这个嘛……喂!我说,你还真穿底裤啊?”  “……”  她禁不住贼笑起来,连带着手机也乐颠颠地跟着一阵猛颤。这个回合,至少没输,爽!  可还没等她得意地爽完,一只大手突然拍上她的课桌,同时传来一声阴沉的恼怒:“殷咛!你在干什么?!”  “啊?没,没干什么啊。”殷咛吓了一跳,连忙关上手机,可抬头还是碰上了班主任那双逼视而来的狭长眼缝。  她,愕然,同时求助地看了看四周。  四周,是正在回头看她,幸灾乐祸,等看好戏的全体同学。  “嗯……好吧,说实话,”她终于好不意思地红了红脸,垂眸,拘谨地摆弄了一下手机,再,抬起那双特谦虚,特真挚的眼:“刚才,我也就是为咱中国的电信事业做出了那么一点小小的贡献,请老师不要大张旗鼓的表扬,做为炎黄子孙,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教室里,一时间哄笑四起。  “你!”班主任禁不住指向她的鼻尖,正欲发火,又似想起来什么似地冷笑了两声,点头:“嘴巴挺能是不是?好,很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这个!”  说罢她一个回身道疾步,从讲台上的那摞作文里抽出一本,再哗啦啦翻出一篇空白,指住:“你看看,这次全班级就你的作文没写,为什么?”  殷咛瞄了一眼,怯怯:“不是吧,我写了呀。”  “你写什么了?就写上了我布置的作文题:懒惰,能让我们得到什么!”  殷咛垂着眼,抖了抖唇,委屈极了:“对噢。老师在空白的作文上又是打红叉,还划鸭蛋,这不就是懒惰的结果?多切题嘛。”  周围再次哄堂大笑。  “……”班主任看着她,彻底无语了,半天,才铁青着脸一指教室大门,咬牙裂目:“你你你……你给我出去!出去!一直站到下节课!!听到没有?现在!立刻!马上!”  “哦。”她乖巧地低下头,可怜兮兮地走出了高二·三班的教室。  高中部的教学楼里,朗朗的读书声,此起彼伏。  空荡荡的操场边,一个身穿白色短裙的高挑女生,正被罚站在萧索寂静的风中,闲望云天。身后的花坛里,茂盛着红花锦簇的石榴树,其中的一枝,正红艳艳地翘开在她的发际旁,为那张如玉的面庞,扫上了一抹胭脂的薄红。  风过,又有几片红花零落。  忽然有脚步从远处行来,却是两个逃学的男生打此路过。  女生不禁歪过头,向他们,笑弯弯甚是友好地看去一眼。  从她身边走过十秒后……  “老大,看到了吗,那妞的眼睛!”  “嗯,琥珀色的。”  “该怎么形容?真TMD勾人,对吧?”  “怪不得你语文从没及格过,那不叫勾人,是妩媚。”  “靠,有什么区别?”  “给我查查,她是哪个班的,我要认识她。”  手机,再次震动。  一条短信,出现的严肃而夺目:你不需要朋友也不能有朋友,所以,不要试图跨越底线。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半晌,才叹气,回过去三个字:我没有。  第二条短信:在说没有之前,先管好自己的眼睛,和笑。  闭目。  妈的,在这个世界上,到底安有多少殷氏的监控摄像头?  三天后,夜幕低沉的学校门口。  刚放了晚自习的学生们正背着各自的书包,一涌而出。  一个扎起马尾长发,额前留海飞扬的女生穿着白色短裙,脚蹬单排滑轮,在柏油马路上唰的滑了几下,便远离了校门。  前方,是一条通往大街的小路,虽然路灯有些昏暗,可它己被殷咛滑过了无数遍,熟悉得只需闭眼,数到第30下,就能滑到路口。  可是今晚,她却突然觉得有些异样,有什么不同?夜色、街树、路灯、偶然几个过路人,看上去似乎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可分明,有一丝暗藏的危险,正在风中藏匿等待。  今晚,或者会比较有趣?  念头刚起,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在前面的路面上,微弱的路灯突然照出了肉眼难见的一闪:透明尼龙丝?绊人吗?手法低劣,但却新鲜。  于是一个漂亮的旋转起跳,跃过!  咦?脚下又是一闪!妈的还有!然而她刚刚落地,已没有时间揉身再跳,只得一个180度的大横叉,上身斜压旁侧,背着书包从眼前那根透明的绳下堪堪滑过,再一拍地,双腿撑立起来,整个动作居然做的行云流水,美不胜收,以至路两边的树后,蓦然间发出什么人的失声惊叹。  她轻轻一笑,前滑,如夜风一般掠过。远远的身后,传来一些人混乱的相互指责,大约对猎物的逃跑,一时间还无法接受吧。  是什么人呢?这么幼稚。  她摇头笑笑,滑出小路,开始在霓虹闪烁的大街上肆意风驰,转眼,在一家名叫“零度衬衫”的迪吧门前急刹,跃过台阶,再一外背滑,从门卫的手里熟稔地抓过服装袋,一路滑过前厅的舞池,倏然隐没在了一片疯狂扭动的人群和闪烁激射的光影中……  舞池中的DJ一曲终罢,高高的领舞台上突然现出一个笑意盈盈的高挑女孩,只见她额扎红绸,上穿一件红色小背心,下着一条火红的真皮低腰短裤,中间露出雪白的肚脐。好一个惊艳狂野的小辣椒!台下顿时响起一片热情的口哨。  酒吧台边,一个25岁左右,英俊挺拔、嘴角沉冷的高大男子,正在旁若无人地低头慢饮着一杯红酒,直到从那个吧台调酒师的眼里接到了一个“就是她“的示意,才侧身,抬眼,向领舞台上冷冷地瞥去一眼。  红色的“小辣椒”正在那里摆着一个静止的POSE,等待音乐。  那一身雪白的肌肤,披肩的乌黑长发,再加上烁烁晶莹的眼波,使她看上去竟和半空中频闪的激光激光一样耀眼夺目。  随着一首名为YAYAYA的DJ舞曲陡然响起,红艳艳的“小辣椒”一甩长发,劲道十足地突然间双腿劈叉,手支身体做了一个的平衡,再接手转、背旋、拍地跃起、手捂左胸做激烈的心跳状……  这一连串漂亮的高难度街舞动作立时引得台下阵阵鬼叫,一致向她举起双臂狂挥,沉醉着频频点头。疯狂喧嚣的光影中,独斟浅酌的男子靠在吧台旁,一边晃动着杯中的酒红,一边面无表情地望着台上那个活力四射的妖娆躯体。  她就是“千机变”?殷氏集团最负盛名的妙手神偷?  男人的嘴角突然噙上一抹嗜血、绝决的冷笑。  “嗨,帅哥,”旁边,一个身穿裸背长裙的女子突然头一仰,长发如绸,向他斜靠着顺滑过来:“不请我喝一杯吗?”  男人扫她一眼。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正鲜花般开放着一张绝美无双的脸。那不可思议的美貌再配上闪闪烁烁的醉人眼波,竟使“美”这个字,在刹那间变得无比空洞了。  如此绝世的容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缘得见。但那饮酒的男人在看完之后,却一个神情冷漠地起身,离开了。  被冷落的长裙美女居然也不恼,反而若有所思地看向他的背影。直至那男人手持酒杯,坚定无声地向着领舞台前走去,长裙美女的眼里才猛然闪过一丝警觉的阴霾,她迅速闪身,向DJ台旁的计算机调光师直扑过去,冲着他一声大叫:“快,把灯光全部换成红色!”  “什么?”调光师坐在震耳欲聋的劲舞曲中,支着耳朵,费力地问。  “红色!红色!!”美女几乎要咆哮起来!  调光师立刻明白了什么,嘴唇因惊恐而微张了一下,随后慌忙开始计算机操作,只两秒钟,舞池里的激光激光灯就全部闪成了一片惊心动魄的红!领舞台上的殷咛不禁向台下瞥去惊诧的一眼,随即腾身几个后仰翻,隐没在了后台的帷幕中。  领舞的女孩突然消失,而且消失的如此迅速、怪异,令台下蹦迪的人们一时间不知所谓,不断起哄的口哨声此起彼伏。与此同时,从拥挤的人群中挤出了几个满面煞气,手按腰间刀柄的汉子,他们咄咄逼人、目标明确地冲向台前那个手持酒杯,低头浅酌的男人。  围攻!近在咫尺!  男人的嘴角抽出清冷一笑,酒杯,在手里顷刻间碎裂,化作无数细小的玻璃片,如锋利的刀刃混着酒汁,在他一旋身的寒风中四散飞溅!几声惨叫和惊人的血线立时狂飙而出!  四周,猛然间乍起一片惊恐的尖叫,混乱如潮。而饮酒的男人依旧从容,冷酷的下巴缓缓地挑起一个嘲弄的挑衅,酒杯破碎后留下的那根玻璃杯颈,同时被他一个悠然弹出,如流星般划过半空,掉落在了身后,那片濒死的翻滚与呻吟之中。  他低下头,点上支烟,再彬彬有礼地闪身,告退。  殷咛来不及换衣,滑轮鞋刚一上脚就提起书包飞滑而出。挂在耳朵上的手机耳麦里,传送着师兄殷子枫语速极快的声音:“要杀你的那个人叫破,五秒钟前,己有四个保安死在了他的手下。殷容已经通知了总裁,我现在离长安大街上的家还有15分钟,在这15分钟内,你要活着赶到家门口!”  “要是赶不到呢?”殷咛一个起跳,跃上迪吧侧门旁的水泥斜坡,再滑向大街。  “明年的今天,我会在你的坟前献上一只鸡。”  那边话音未落,这边突然闪出一辆黑色捷达,冲着殷咛斜刺里猛冲过来,不仅来势凌厉,而且角度卡的十分漂亮,只要她再往前滑上一米,必然会被撞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可眼下,滑轮去势正急,根本刹不住,电光火石的闪瞬之间,她猛一伸手,捞住了街边一块公车站牌上的柱子,脚下高速的惯性立刻将她下身旋起,就在她悬空的下身向内急旋而过的刹那,捷达车已擦着她背上的书包冲上了人行道。然而,不待殷咛的身形落地企稳,一把犀利的寒光已从车内飞射而出,再次封住她的去路,直扑左胸!  这是殷咛见过的,计算最精确也是手法最简洁的杀招,它,近乎于死!而她,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迎面扎穿胸口,要么转身扎穿脊背!但无论前胸还是后背,以那玩意射出的惊人力道,都会无比正确地钉入她鲜活的心脏!  不及多想,她转身,“噗”的一声,用后背硬生生接下了暗器……不,是用后背上的书包接下了暗器,同时一阵穿胸的闷疼,整个人接着便被那暗器的强大力道掀倒,连滚带摔地一连翻出四、五米远。  破,始终坐在车里,并没有立刻将车倒出人行道,以为这一击之下,就可收工了。  通常,他的判断失误率为零,可这通常的情况不包括猎物身上的书包。看着那女孩奇迹般从地上摇晃着站起来,还能再迅速展臂,向一条狭窄的街巷滑去,他始终淡漠的眼里不觉闪过了一丝诧异和有趣。  “刚才怎么了?”殷咛的手机耳麦里又传出了殷子枫的声音。  “如果还能活着看到你,我一定要亲亲你那张可爱的脸!”殷咛的声音在夜风中急抖。  “脸早没了,不过嘴还在。”  “操!”殷咛突然狂骂。  “又怎么了?”  “从公主巷进去,到尽头再翻过一堵墙就能通往长安大街,对不对?”殷咛一边前滑,一边快速躲避着小巷里的几个玩童。  “对。”  “可现在,那巷子中间居然抬了个戏台在唱秦腔!”殷咛觉得自己快崩溃了。  “两边是不是还摆着花圈?”  “是。”  “可能巷子里刚死了老人,正在按风俗唱戏谢客。你运气不好啊!”  “除了咒我,还能不能说点别的?”殷咛气急败坏地看看前面,戏台和看戏的人群已彻底挡住了她的去路,再看看后面,那双死神的眼睛正穿过夜色,冷冷地向她步袭而来。  “好吧,你还有13分钟。”电话那边说。  眼看红衣女孩匆匆闪进了巷弄里的一户人家,破的步履依然没有加快。甚至,巷中一个小男孩在嬉闹时不小心撞到了他,他还像挺有时间的样子,从容地拍了拍孩子的头,示意要乖。  在他看来,今晚这个猎物的运气实在好得有点离谱。不过,既然只是运气,那么她的死,便是迟早的事。  破的脚刚一踏进那户人家的院门,就看到了那双已被主人丢弃的滑轮鞋,紧接着,是书包。破拎起书包看了看,扎上去的那把瑞士军刀已经不见了,厚厚的书本和测试卷上,只留着一个贯穿整齐的刀洞。再往里走,地上撇着红色皮短裤,树枝上挂着红色小背心。  “脱得倒快。”破一边想,一边扫视着这户典型的旧式大杂院,突然冲着其中一间闪有暗光的房门抬脚就踹,屋里顿时传来几声杀猪般的叫。  “啊!啊!啊……你、你要什么?”床上一对光溜溜惊慌失措的男女连忙抓起被单往身上裹。  笃定地将床上那女人的下巴捏过来,一看之下,却不禁暗起诧异:不是她!还真是一张陌生的瓜子脸。再扭头看一眼那男人,一身肥胖的赘肉正吓瘫在床上,哆哆嗦嗦地来回晃荡。  女人的下巴被破缓缓松开了。她连忙“嗷”地一声扑回到身边那堆肥肉中,颤栗之剧,犹如筛糠。  就在这时,破突然从那胖男人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眸光一动,嗖地转向旁边的衣柜,手腕轻挥之间,“铮”地转出一把青铜色的锯齿圆刃,再惊心动魄地一个飞闪斜劈,衣柜门轰然开裂!柜子里,一个赤身女人正战战兢兢地两眼大瞪着,嘴塞裤头,手绑身后。眼见迎面飞来的锯齿圆刃,她吓得干脆身子一挺,两眼一翻,直接晕死过去了!  不对!破的手指急促一勾,硬生生把圆刃从她的颈上收了回来,饶是如此,那女人的脖子还是划过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老婆!”床上的胖男人失声惊叫,向柜中女人扑去。  破心知上了大当,再回过身时,床上的女人早已裹着床单,掠出屋外,闪电般反锁上了门。  “千机变!原来,这就是千机变!她居然可以再变出另张脸来!”破咬牙切齿,往日的淡漠已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遭人戏弄的羞恼和面对真正高手时才有的嗜血冲动。  圆刃,唰地在暗夜中划过惊怒的冷冽,门被劈开一道,锁也随之应声落地。  小巷里的戏台上,灯火通明,秦腔正唱的如火如荼。戏台两边只留有两个狭小的过道,此时正缓慢地涌动着往来行人。破己失去了猎物的踪影。但这时的他似乎才刚刚亢奋起来!他利刃般回过身,奔向巷口。捷达就停在那里。猎物的目的很明确,蹿进公主巷,是为能抄近路到另一边的长安大街。既然她裹着床单光着脚,那么无论她现在哪儿,要到长安大街至少也需要五六分钟。以捷达车的速度,就算绕一点远路,应该也来得及。  “那么好吧,”破在发动汽车的同时,嘴角勾起了一个凉薄的笑:“让我们来看看,生死游戏,到底怎么玩才最有趣”!

媒体关注与评论

  简练的文字,曲折的情节,超级强的画面感觉,在故事的一开始就是强烈的视觉冲击。紧张的节奏感穿插着主角之间纠葛难舍的感情,让这本书读来乐趣无穷。如果你在寻找一旦拿起就不忍释卷的好书,这就是一本!    ——起点中文网女频·主编 琉璃  我想最能吸引年轻读者们的,应该还是殷咛、破和殷子枫这三位男女之间的情感纠葛,这是一个千古难题,两个男人和一个女孩的爱情,势必要有伤心人。我相信这些带着不得不完成的任务,降临群魔乱舞的三国乱世的男贼女贼们,绝不会让读者那么轻易的猜中结局。    ——晋江文学网·资深编辑 Ever  全文二十多万字,一口气看下来,没有丝毫断裂的感觉。文笔的简洁和力感,使得文字整体呈现出一种极为干净清新的感觉。即使像我这么挑剔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优雅”的作品,一部干净而又纯粹的作品。    ——17K军事历史频道·资深编辑 西风  主角们带着我们经历的,那些穿插其中的或哀婉,或激烈,或执拗,或洒脱的情感故事,每每读来,无不荡气回肠,感人至深。    ——九界文学网·主编 青枚  精致传神的镜头,刚柔并济的作派,作者能将这样一个太易变得俗烂的故事写得如此波澜起伏,精彩纷呈,着实让我感到惊喜。    ——幻剑书盟主编 栗洋

编辑推荐

  汉末江山今世游,惊涛退去几人留?且将青史裁烟雨,笑把红尘散酒筹。  一部争锋黄易的绝妙好文,一场徐克风格的奇幻盛宴!  九界文学网主编青枚,幻剑书盟主编栗洋,起点中文网女频主编琉璃,晋江原创网Ever,17K文学网西风,5大原创文学网站资深编辑跨领域,心动激赏。  晋江原创网首席女作家施定柔倾情作序。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三国咒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6条)

 
 

  •     我是从晋江原创上追文N久后,终于盼到了纸书的出版,对于我这样有颈椎病、腰椎病的人来说,想看文又不能长久坐在电脑旁边,还有比所追的文出版更令人兴奋的事儿么?
  •     我很少写评论,感觉看书纯粹就是一种休闲,但这本小说让我有了与别人分享的冲动,这是一本幻想类冒险小说,非常神奇,让人不觉得沉溺在那些玄幻的世界里,值得一看,值得一品。。。。。。
  •     情节、人物都很喜欢,在JJ狂追的书。
  •     本以为是一本书,看过后才知道居然无结局,既然如此就得盼着下部书什么时候才会出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很多书现在都这样,我买书的时候一向很小心,没想到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本来书写的不错,但是被这样的事一弄就失去了兴致。
  •     刚开始看有点不怎么喜欢,可能格调不是我喜欢的吧
  •     无聊之作,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京ICP备13047387号-7